五次地方考察,习近平现场指导主题教育
李克强主持常务会 要求大力支持灵活就业
2019-2023年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印发
 ·[视频]15万美元的艺术品香蕉当场被吃 艺术家:味道不.. ·[视频]联合国点赞!中国超4%的教育预算用于成人教育 ·[视频]没钱了?世界最大印钞厂发出破产警告 ·[视频]驾驶员礼让行人却被交警拦下 得知原因后笑出了.. ·[视频]探秘全世界间谍最多的城市 FBI总部在这也没用.. ·[视频]“中国之治”,听听专家怎么说? ·[视频]我国扩大开放 外资看好中国未来 ·[视频]被圈粉了!交警用肢体动作代替红绿灯读秒 ·[视频]《美丽中国》 第一集《清水绿岸》.. ·[视频]微视频 | 我是中国火焰蓝 ·[视频]微视频丨与世界拉手 ·[视频]微纪录片《潮涌东方 海纳百川》 ·[视频]【逐影寻声70画】中国的,世界的 ·[视频]短视频丨“区块链”和我有啥关系,听听专家们怎.. ·[视频]“上甘岭的这一抔黄土有子弹、有弹片、更有志愿.. ·[视频]吉林松原附近或坠落陨石 东北多地网友目击坠落.. ·[视频]这是你绝对想不到的袁·梗王·隆平爷爷.. ·[视频]注意!全国铁路11日零时起实施新运行图 这些线.. ·[视频]暖心短视频丨从心出发 ·[视频]当他们举手向共和国敬礼时,无数人眼眶湿润了

1分钟也侵权!“斗鱼一姐”直播播放他人音乐被判赔

发布时间:2019-08-09  来源:央视网-北京青年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1分钟也侵权!“斗鱼一姐”播放他人音乐被判赔

  被网友称为“斗鱼一姐”的冯提莫在一次直播互动中播放了歌曲《恋人心》的片段。随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以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公司”)侵害其对词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将斗鱼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要求其赔偿涉案歌曲的著作权使用费等共计4万余元。

  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斗鱼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北京青年报记者8月8日获悉,近日,该案一审判决已生效。

  音著协:冯提莫在直播中播放他人歌曲

  2018年2月14日,网络主播冯提莫在斗鱼公司经营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在线直播,其间播放了歌曲《恋人心》,时长约1分10秒(歌曲全部时长为3分28秒)。直播结束后,此次直播视频被其制作并保存在斗鱼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通过登录斗鱼直播平台随时随地进行播放观看和分享。

  音著协认为,歌曲《恋人心》的词曲作者张超与音著协签订有《音乐著作权合同》,斗鱼公司侵害了其对歌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要求斗鱼公司赔偿涉案歌曲著作权使用费及合理开支共计4万余元。

  斗鱼:视频由主播制作保存 平台无过错

  斗鱼公司认为,涉案视频是由主播制作并上传、自动保存在平台上的,在此过程中斗鱼公司仅提供了中立的技术、信息存储服务,不构成共同侵权、帮助侵权和单独侵权。斗鱼公司对涉案视频作品在线传播的发生不存在任何过错,事前进行了合理审查,事后也采取了相应措施。

  斗鱼公司还称,其未因涉案视频作品的在线传播获益,部分观看直播的观众对主播进行的礼物打赏,完全出于对主播个人的喜爱与支持,而非因涉案歌曲。另外,斗鱼公司还认为音著协主张的音乐著作权使用费标准过高,涉案侵权行为轻微,并未给音著协造成重大损失或其他不利影响。

  此外,斗鱼公司在接到相关案件的《公证书》后,于2018年7月9日在斗鱼直播平台上删除了包含播放歌曲《恋人心》内容在内的主播冯提莫“2018-02-14 21点场”直播视频文件。

  法院:斗鱼参与打赏分配 “删除”不能免责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在直播当时、在线点播观看视频及不观看视频时,平台用户都可以选定主播房间号进行打赏,对于打赏收益,斗鱼公司与主播之间按比例进行分配。故斗鱼公司才是这些成果的权利人,享有相关权益,其自然应对因该成果产生的法律后果承担相应责任。

  而在此案中,斗鱼公司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网络服务提供者,而是平台上音视频产品的所有者和提供者,并享有这些成果所带来的收益,故其获悉涉案视频存在侵权内容后进行删除的行为不能免责,斗鱼应对直播成果的合法性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和审核义务,而不应以直播注册用户数量庞大及直播难以监管而放弃审核,放弃监管,放任侵权行为的发生,不承担其应负的与其所享有的权利相匹配的义务。

  音著协提供了涉案视频中播放《恋人心》时的画面,均显示《恋人心》的词曲作者为张超,其与张超签订的《音乐著作权合同》仍在有效期内。斗鱼公司未提供相反证据,故音著协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

  2018年12月2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合理费用3200元,驳回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其他诉讼请求。斗鱼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年7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文/本报记者 赵加琪)

中国法制网摘编 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